七海瞳生

瞎瘠薄摸的4。

“相互吞噬,相互蔑视,相互仇视”


基三,主cp,毒花,花毒还不清楚。副cp也许有吧


毒哥:苗黎。毒太:苗蛉。秀姐:秋佾云。花哥:林默。


何为蛊?以百虫置皿中,俾相啖食,其存者为蛊。

“师傅,林外浩气的人又来扰您了。”少年将眼光从自己的蛊罐移到一旁的毒哥——他的师傅苗黎身上,“您真的不打算教训他们一下吗?”

“苗蛉,安心炼你的蛊,别管他们。还是说,你想出去了?”苗黎放下了手里的玉色烟斗,随手取了别在背后卷曲蛇形的笛子短促的吹了一声——窗外归林泽的瘴气似乎浓了几分,“我跟你说过,等你炼的蛊能放倒我之后你就能出去了。”

“切。”苗蛉撇了撇嘴,“谁不知道师傅您是教里的天才,连教主都说蛊术一脉,无人能出你之右。”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江湖不止有苗疆蛊术。”苗黎似乎想起了什么,玉烟斗的烟又重了几分。

“说起来,师傅您这烟斗?”苗蛉盯住了苗黎手里包金錾凤的玉烟斗,“我依稀记得曾经见到万花弟子是拿它来炸玉石的?”

“呵。小伢子。”苗黎就着烟斗,往苗蛉头上敲去,“不过这落凤,现在也只是一支烟斗罢了。”

“啊!这就是那个您之前提到的被扬州的法王电得里嫩外焦还顺便烫了狐金的花蛤林默的东西么!”苗蛉一拍手,突然兴奋起来了,“管他什么雷电法王,只要师傅您出手,不都得乖乖认怂吗!”

“天真。你要记住,若是有一天,你出了这归林泽,看到穿粉色的,不管是好看的小姐姐还是小哥哥,你都给我绕着他们走,我可不想被人叫出去给你收尸。”苗黎严肃的教训道。 是了,那天师傅是告诉自己的,看到穿粉色的人要绕道,然而自己不信邪,苗蛉躺在归林泽的泥水里满心懊悔。自己只是偷偷溜到这边玩,怎料就被剑破,被玳弦,被江海,然后自己就这样半残的躺在了泥水里,还被电的里嫩外焦。

“小五毒,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晃荡呢?你家大人呢?”那个将自己电得里嫩外焦的法王正抱着她的双剑,微笑的守着自己。虽然成年的七秀女子笑起来真真是风情万种,明丽动人,然而这位小姐姐,她的发饰首饰都是蓝色——浩气盟的人!命不久矣的绝望涌上了心头。

“这位七秀的小姐姐,我是这孩子家的大人。不知道小姐姐能不能把这孩子还给我呢?”

“啊啦,你这五毒小哥汉话说的挺好听的呀。”秀姐抬手掩了掩嘴角的笑,抬头看着倚在旁边树枝上抽烟的苗黎,“不过,在我浩气盟的地盘上发现了恶狗,我可不能当做没看见啊。不然我这霜戈堡堡主秋佾云岂不要遭人耻笑?”秀姐双剑一抖,便是玳弦急曲的起手势。

“秋堡主啊,我带着这孩子在这里隐居这么久,也没出来过给您惹什么麻烦,您看您要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苗黎从背后摸出了一只蛇形的笛子放到唇边,身后有两只灵蛇探出了头来。

“我道巫医是谁,原来是你啊。”秋佾云看着苗黎腰间的落凤突然笑了,挽个剑花,换了剑破虚空的起手势笑道,“我来此地赴任时,盟主和凛风堡堡主曾嘱托我,若是能见到归林泽隐居的巫医,一定要请他到盟里略坐坐。还请巫医随我走一趟。我还在想这江湖里哪儿来的巫医,怎么我从没听说过。”

“哎,这位七秀的小姐姐,如此大礼我可担待不起。不知贵盟盟主对我这个江湖外的散医有什么见教,可否说来听听?我们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是吧?”苗黎笑道,“我不问世事很久了,现在外面是什么世道我也不知道。”

“呵,不过是有故人想请巫医诊治罢了。巫医深居归林泽,瘴气阻了外人进来,故而只好请巫医走一趟了。”秋佾云收剑归鞘,虽然语气仍带几分讥讽,却也依礼向着男子行了长揖。

“哦?为何不找青岩万花?你们中原青岩万花的医术可是在我之上,何必来找我一个散医?”苗黎也收回笛子,饶有兴趣的抚弄着他那条青色的灵蛇。

“万花谷那边,寻常弟子无能无力,药王大人正在闭关,大师兄裴元拒绝诊治。” “那教主那边呢?” “曲云教主说让我们先来请你。”秋佾云递出了一纸文书。

灵蛇衔着文书给苗黎看过后,他跳下树认真的对秋佾云说:“行,既然教主发话,我就收拾东西跟你们去。久违的回这个江湖走一遭。不过在这之前,这孩子得先让我治好?”

“请。”秋佾云侧开了身。 苗黎摸出腰后别着的另一只虫笛,吹奏了两声。苗蛉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恢复后他一个鲤鱼打挺的从泥水中跃起,躲到了他身后。 “你小子,跟着这位小姐姐在这里等我。”苗黎将少年拽到秋佾云跟前,“就先劳烦秋堡主帮我看着这孩子了,我要回去收拾一下要带走的东西。”说完转身走回了瘴气中。

“哎!师傅您不能这样!我要跟着您!”苗蛉想跟着师傅走,却被秋佾云拎住了后领。 “闭嘴,要不是为了请巫医出山,我还不想照看你呢。你要再闹,雷霆帝骖自己选!” 听到雷霆帝骖的威胁,少年终于是认命的安静了下来。

秋佾云从据点里打点了一辆车,亲自送苗黎二人去浩气盟。路上,秋佾云大概的讲述了一下病人的病情。

“哦,难怪教主让你们直接来找我。这情况怕是中了蛊,而且下蛊的人和病人关系还算亲密。这可算是有意思了。”苗黎饶有兴趣地靠这车里的软垫抽着烟。

“若说是中蛊,那疑似下蛊的人我们已经捉到了,正关在牢里。既然巫医已经请到,还望巫医帮我们指认下蛊的人。”

“也不必我来指认,解了蛊,自然就知道是谁下的蛊了。如果我想的没错,这蛊,若是被第三方接触的话,下蛊人会全身溃烂,尤其是面部。” 苗黎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陷进软垫堆里,“如果我没猜错,中蛊的应该是那位翟军师身边随军布阵的武林天骄大人吧,出身万花谷的那位林默。再说了,我隐居前的身份我觉得你们不会不知道。即便这样还要请我去医治,还真是讽刺啊。”

“巫医多虑了,我们当然知道你隐居前的身份。不过当年那些事,我们也不认为你没有觉得蹊跷,否则你不会在归林泽隐居了。再说曲云教主给你的文书里写的清清楚楚,这人你不得不救。”

“呵,你们啊……”苗黎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着烟。不时看看自己徒弟,似乎在思考什么,脸上神色越来越凝重。而苗蛉则被车内这凝重的氛围吓到了,选择默默的摸车里准备的果子吃。苗蛉看着 漂亮却凶残的小姐姐秋佾云先护养了一番她的寒声寂影,之后就开始了调息打坐;而自己师傅则把自己往软垫的更深处陷下去,面色越来越凝重的就着落凤抽烟。令人窒息。

而这令人窒息的沉默是被落雁城的守卫打破的——“可是霜戈堡堡主回来了?”

“走吧,下车。”秋佾云睁开眼打开了车门下车,下车前,回头死死盯着苗黎扔下一句,“有些事情该做个了结就去了结。”

“我知道。”苗黎回答的声音有一点点喑哑。

“是我,我带盟主要见的人回来了。”秋佾云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一枚令牌递给守卫。 “虽说秋堡主说这两位是奉盟主之命带来的人,但是事关重大,还容我等向盟主确认。”守卫死盯着苗黎苗蛉并不放行。

“不必向盟主确认。我来确认就好。”落雁城内走出来一人,蓝衣高马尾,却是天狼穆玄英,他向着苗黎拱手致礼,“巫医一路辛苦,请随我进城。”

“不敢当。”苗黎向穆玄英见礼后,仍旧就着落凤抽烟,想问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秋堡主应该在来的时候向巫医讲述了一些具体情况,事关重大,我之后会直接带巫医去见病人,还望巫医见谅。”穆玄英有些抱歉地开口打破了沉默。

“没事的。我也有些年没见到他了。希望他不会把我赶出去。”苗黎恹恹的开口,“当年我们脾气都不好,有些事低一低头就过去,但是大家都拉不下脸来。哎。”

“巫医过虑了。”穆玄英笑道,“万花来的弟子说,病人近些年常年心情郁结,故催动了蛊毒的发作。”

“哦?”苗黎挑了挑眉,“居然有这事?确是稀奇”

“倒也不稀奇,”秋佾云语带嘲讽,“巫医敢说自己这些年心里舒坦吗?”

言语间,几人已经停在了一处房舍门口,苗黎准备推门的手顿住了。“该放不放的,我自己有数。不劳秋堡主记挂。”

“呵。”秋佾云不语,只是笑笑。

苗黎推开房门,转入卧室。卧榻上的人一头干枯的白发顺着枕边拖到了地上,形容枯槁,面如死灰,已是油尽灯枯之像。 “唉。林默你也有今天。”苗黎幽幽地叹了口气。“看看你这头白发,亏得你以前最疼惜你的黑发,现在这个,宛如一包草。”


瞎瘠薄摸的3。

“神啊如果能转生的话,比起被爱请让我成为能够爱人的人。”

王族生来便是没有心的。

某日,皇女降生了,举国欢庆三天三夜,王还赦免了狱中的囚徒,并昭告——“皇女即是王位的继承者。” 王族虽然没有心,但是他们理解情感,能做出正确准确的政策规划,人民也敬服王族,遵循他们的政策策划。

小皇女年龄渐长,王在国中开始给她挑选侍卫。全国性的比武结束后,脱颖而出的是一位女性骑士。王将她册封小皇女的第一位骑士,由她来给自己的小皇女组建护卫团。女骑士也确实很好的组建了小皇女的护卫团。在小皇女13岁生日的那天,王带着皇女第一次检阅了护卫团。 皇女虽说形容尚小,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未来女皇的的风度。

“属下率第一护卫团见过陛下,见过皇女殿下。”女骑士单膝跪在王和皇女身前低头致意。

“嗯。”皇女虚扶起自己的骑士,“之前辛苦你了。之后你作为我的第一位骑士亦是我的贴身护卫,需要随我回宫生活。”

“是!”

之后的故事很简单,没有阴谋阳谋,只有骑士全心全意地守卫着皇女逐渐长大,继承王位直到两人暮年。 回光返照的女骑士握着来探望自己的女皇的手,“王啊,请您原谅我先您而去。愿您今后依旧平安。”

“我原谅你。”女皇回握住自己骑士的手,温柔的笑到,“主会减轻你的痛苦,让你平安地走完今生的旅途,回归他的怀抱的。” “王,希望您来生只是一个普通人,被爱,也能爱人。”骑士握住她的王的手松开了。

安葬过自己的骑士很多年后,年迈的女皇歪在自己的躺椅中,看着自己窗外的风景。依稀的,女皇听到了自己的骑士在和自己说话。

“皇女殿下,您看书很久了,要去花园里走走吗?”

“皇女殿下,用些茶点,休息一下吧。”

“皇女殿下,这些书,臣想您应该有兴趣看,就先给您拿过来了。”

“陛下,这次外敌来势汹汹,臣已经打点好军队,随时可以出发退敌,请您安心。”

“陛下,武力的方面请您安心交给臣,臣会守护好您的。”

陈年的记忆从心底冒出芽来,在一瞬间成长为一片荆棘将自己束缚住,骑士曾经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都是一颗刺,划过自己的血肉,留下渗血的细伤,不算痛却让人无法不在意。明明是没有心的王族成员,却觉得身体里有什么在痛,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翻滚煎熬着自己。

女皇在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骑士全心全意守护着着自己,并不仅仅因为自己是皇女,是未来的女皇。而自己对于骑士的行为甚至算是纵容,女皇把自己的纵容划归为合情合理的事情,合乎逻辑与自己的责任——自己的骑士,公正廉洁,事情交给她,自己安心。

女皇从躺椅上起身,慢慢地将自己挪回床上,准备休息,她想起了骑士最后和自己说的话——“王,希望您来生只是一个普通人,被爱,也能爱人。”

自己的骑士临终前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如果骑士对自己抱持是爱,如果可以她也想试试这种自己不曾体验过的情感,做一个有心的普通人。不过那也得是来生了。女皇这么想着,渐渐地睡着了。

时隔半年。我的刀剑又登不上去了,无限黑屏。网没问题,Flash和浏览器都是最新的,acgpower也还有可用时间。我还能说什么?我也很绝望啊!
本来这半年没再被关在本丸门外,我以为隔几个月就会被关的毛病已经好了,然而现在看来,我真是天真啊。

瞎瘠薄摸的2

跟1一样。
第100首的第5句,Finale楼,河图图御用词作小楼姐的填词唱的,风姿物语系列唱李煜的那首青莲雪。歌词是——千人战几番秦淮水飘红夜





她是秦淮岸的女儿,没人知道她父母是谁,籍贯何地。当人们注意到她的时候,这个夜夜独乘一只歌舫里的豆蔻少女就已经在河岸艳名远播了。人们都称她“悫娘”。
悫娘嗓音特殊,不似其他女子黄鹂般清亮婉转,而是如透着诱惑的低语一般,引得人沉湎。
那日有边关将领归朝复命途径秦淮,为了给将领接风洗尘,将领的朋友这点了悫娘的歌舫为饮宴助兴。
隔了水,悫娘宛如低语一般的歌声幽幽的传到耳畔。不似江南歌女常唱的糜词艳曲,入耳的歌曲唱的是金戈铁马大漠孤烟,却端得哀婉缠绵,歌舫的红灯笼照在水面,看得听歌将领莫名的想到了边疆那片被不知多少人血无数次浸透的土地。自己听过无数次战场的厮杀哀嚎声,就在耳畔。然而曲调一转,将领看到了等自己归家却思念成疾,驾鹤仙去的妻子,妻子含笑递给他半股钗。他想如在家时那般将妻子楼入怀中,却眼见得他的手穿过了他的妻,自己坠入黑暗。
悫娘的歌声还在秦淮岸边缠绵回荡,却没人再见过悫娘的歌舫。有人说,最后听到悫娘歌声的那人,秦淮河上灯影如血。

瞎瘠薄摸的1

和亲友玩点歌单的第几首歌第几句,扩写【划掉】瞎瘠薄写的东西。扔上来存个档用的,万一哪天我手机又挂了。。。







歌单第46首第8句,苍井祥太的歌,歌词是——冷冷发笑的红绿灯





晶马跟着大哥站在路口等红绿灯,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高悬信号灯残忍冰冷的变动着倒计时,晶马突然有种大哥冠叶快要消失的错觉。
红色五变成了四,晶马咽下嘴里多余的唾沫,准备开口叫住冠叶。
红色的四变成了三,张开的嘴徒劳的开合着,嗓子很不配合的发不出任何声音。此时冠叶已经迈了一步了。
红色的三变成了二,晶马慌乱的伸出手想拉住冠叶的衣角,伸出的手却抓了空。
红色的二变成了一,晶马伸出的手被冠叶握住,跟着一阵风,他被冠叶拉到了怀里护着。冠叶的气息笼罩着他,晶马突然感到了久违的安心。
红色的一变成了绿色的六十,冠叶拉着他得手走过了马路。晶马回头时看到刚刚自己站的位置有个骑车的人摔倒在那里。
“啧,你在看什么,赶紧走。不是你说的马路对面那家超市今天有特价么,去晚了特价没了怎么办!”
是了,大哥冠叶一直都在的,也一直会在的。晶马释然的想着,转回头的时候现红路灯上绿色的倒计时如同在嘲笑着胡思乱想的自己一般。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5

大半夜的爆肝成果。可能占tag,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打tag,反正把出场有台词的刀的个人tag打一次,要是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我会马上删tag的!请见谅

emmmmmmmmm不要问我说为什么限锻是巴型,小笼包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疯】

还有!关于巴形的介绍我直接摘的百度百科😂毕竟不了解历史,我只能拿百度救我

依旧是我流,依旧是OOC【反正那个一期和爷爷肯定OOC了】。这次我还没给我朋友看,就不管不顾的发出来了,有一切不适请随时右键关掉,谢谢小天使们。

婶婶的名字还是出来了,希望你们不会介意。关于名字的读法的话,第一个字音同【齐】。【亓官】这个姓的话,可以简化成【齐】姓。很早很早在百家姓上看到的。超级而且莫名喜欢这个姓!就一直拿着在用了😂

这个系列,大概会完,也大概不会完。我也不知道之后有没有办法写下去。至于车嘛,总会开的【望天】

还有就是关于那个给婶婶安排相亲的女的,其实是真事。其实算是个题外话,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_(:з」∠)_

我哥还没和他女朋友结婚的时候,他女朋友就在跟我哥打听我有没有谈恋爱,然后想介绍人跟我相亲,还说什么我不小了,该考虑这些了【那个时候我才大二。我个人的看法是,你还没和我哥结婚,你就不算我家的人,你也就没资格来对我谈恋爱的事情提任何看法】。本来我对那个女生的印象就不好,那是个网红脸,画着很厚的妆,苍蝇腿一样的嫁接睫毛,说话会捏着嗓子的女生,我其实挺讨厌她的。但是家里人因为她很勤快都喜欢她,我哥跟她谈恋爱之后她把我哥的所有事情都做了【我哥和前女友谈的时候在自己学着做家务,家里就觉得前女友不勤快,娇气。差不多是冷战状态下,逼的前女友跟我哥分了的。我哥一直护着他前女友的,但是最后前女友还是成了前女友】家里就一直觉得我讨厌现在这个女生很莫名其妙,所以……真的是我的问题么?求实话,骂我也没问题

叨叨叨了这么久,真的抱歉!还是想说求评论!我想和你们聊天!

接下来是正文啦。

一众刀跟着少女进到屋子的外间,各自坐好。少女扫了一眼室内,药研,一期,清光,乱,还有跟着来看热闹的鹤丸。

“狐之助,政府下了什么文件?”少女抢先开口问起了公事。

“这是新的刀剑男士。”狐狸从脖子上的铃铛里投影出了一幅画像,“巴形薙刀,来自平安时代的刀剑男士,巴型的弯曲度大,就算使用者的力气小也能挥,适合体格小的人使用。实际上在实战中使用的多是静型,巴型主要是在祭祀和典礼中使用。入手方式是7月4日至7月11日之间锻刀。”

“好。知道了。狐之助,你现在去仓库准备资源和御札。”少女点点头,正色道。狐狸应着离开了房间。

看着狐狸小跑着离开房间并确定狐狸已经跑远,一期一振微笑着开口了,“主君不准备解释些什么吗?关于您在路上和乱说的话,我觉得在座的诸位同僚都有知道的权利吧?或者说您之前的把本丸当做家,把我们当做家人的说法只是随口之说呢?”

“一期哥……”少女对着一期一振得体的微笑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只能尴尬的赔笑。

“哦呀哦呀,都在小姑娘这里做什么呢?”门被拉开了,进门的是一脸和善笑容的三日月,然后坐定了。

要死,少女内心有亿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本来一个一期一振已经够棘手的了,现在好了,更棘手的三日月也来了。少女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会成为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死于刀剑“逼问”的审神者。虽然知道不算逼问,只是关心。但是这样的阵仗少女还是很方张的。

“其实……”少女挨不住这种盯着自己的沉默场景开口了,“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跟你们说起。”声线带着一点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那由我们来问,小姑娘来回答吧。”三日月依旧挂着和善且慈祥的微笑。

“恩。”少女自暴自弃的点点头,反正都到了这一步,怎样都好,只求早点送走这几尊大神。

“我记得主君一直都说自己没有家,本丸是家。那么主君之前所谓的家里没有本事把您从本丸挖出去是什么意思呢?”问话由一期一振负责。

“嘛,字面意思。或者应该这么说,我是离家出走的。”在看到一种刀都是一脸“接着说”的表情后,开始把自己的头发放在了指间打转,“就是不喜欢被家里人管着,不想听他们安排,跟他们没法交流,然后就离家出走去了万花谷。之后就遇到了隔壁的师兄,然后听师兄说这边政府招人,就过来应聘了。”

“那就意味着,小姑娘家里的人找得到这边来,并能够将小姑娘带回家?”三日月抬手用袖子掩去了嘴角的弧度,眼中的新月似乎盛满了危险的光。

这室内的温度大概降了五度吧,少女暗想着,“他们没有能力找到这边来,就算找过来,也带不走我。我已经和我生活的时间完全割裂了。本丸那棵樱花树在哪儿,我的家就在哪儿。”

一众的刀剑似乎松了口气,一期一振接着发问了,“乱之前说的,主君的名字被那个女人说出来了,又是什么?”

“啊,我不是回去让乱陪我买衣服了么,然后被家里人抓回去半日游了,家里有个人说了我的名字而已。你们……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么?我不介意跟着你们神隐。”

“不,既然这样,主君名字的事情还是由主君回头私下跟药研解释比较好。”一期一振微微行礼,继续发问,“主君称自己家中的事情为破事,并且要乱保密,我们可以理解成在主君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再者听来主君和家里似乎有很大分歧,而且主君刚刚也承认了自己是离家出走的。所以,是方便和我们说具体是什么样的事情么?我们作为主君的刀剑,也是希望能被主君依赖的。”

“恩,其实也没什么,家里就是一群仗着自己是长辈就企图安排我的人生的家伙啦,”少女笑道,“就是刚刚说的。回那边半日游,被一通【是为了你好】,【家里人都是爱你的,不会害你】,【你看看隔壁的谁谁谁多听话】之类的说教啦。其实没什么大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

“主君为什么不提那个女人说要给您安排相亲的事情!”乱突然开口了,语气有些生气。

“嘛嘛,乱酱不气。我都不回去,她单方面安排也是没用的对不对?”少女顺手揉了揉乱的头。“再说了,那个女人是谁我都不知道。怕是连我家族谱都没进,就开始慌着摆弄我,给自己打什么小算盘了。好啦,一期哥,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至于我的名字嘛,你们想要知道么?”

“没什么问题了。”一期一振行了礼,“名字的事情,还请主君和药研私下说。我们就退下了。”说完,顺手拽住了鹤丸的衣领,在三日月的帮助下,把鹤丸带出了房间。屋子里留着少女和药研相视沉默。

“药研。”

“大将。”

然而一人一刀同时开口了。

“药研你先说。”

“我想知道大将的名字。我想知道大将在遇到我们之前,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迎着少女略带困惑的目光,“大将之前的人生我没能参与,所以我想知道。我想陪着大将直到时间的尽头,因为我喜欢你。”

该说他不愧是把在战场长大的刀么,这么直中人心,就跟会心一击时候,那句“柄まで通ったぞ!”一样。少女克制着自己的表情,而内心瞬间如三月的花谷,满花海的花同时盛开。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药研看到少女脸上是他见过的最开心的笑容,“我在政府那里登记上任时候用的名字是齐玖,本名亓官晟钰。”

“亓馆晟钰?”药研重复着念了几次这个名字,异国的名字对他而言有点拗口,但是这是他听到过的,最好听的名字。

“恩!”少女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很顺手的搂着自己的脖子。他环着少女的腰。听到把脸埋在自己怀里的少女小声的说着“我也喜欢你啊。”

关于活击的第五集【有剧透慎入】

emmmmmmmmm。。。姑且也算是证明一下我还活着吧【顶个锅盖先】9月之前都处在打工中,虽然是个小时工,但是我还要肝废狗,肝ichu,肝奇迹暖暖,肝刀,肝基三,还有基三的老板号。。。日常两点睡十点起,起床就去上班就是跑医院送饭,下班晚上七八点或者10点半,我什么都不想做啊【打滚】
再加最近基三格外不顺,我们服浩气又在发疯,随时都在劫镖根本没法跑商,这几天我还专门挑了半夜12点之后跑商,然而依旧走两步就是劫镖的浩气,被劫得气到肾痛。

接下来是关于第五集的观后感

飞碟你社怕不是要炸!你看着切叔本体的裂痕!摸着你的良心跟我说切叔不会碎!你跟我说切叔不会碎啊!你敢不敢!

咳咳,还有,谁出的主意伤药哥腿的!?站出来!老娘不让你尝一遍满清十大酷刑老娘不姓齐!mmp!我一定要讲,不憋!【虽然严格来说是该上周的吐槽】

兼桑重伤,顺便还要体验一把堀川被沉海的感觉?嗯?!飞碟你们很会玩嘛,嗯?【和善的微笑+捏拳头.jpg】

哦,这满船的溯行军也是666【棒读】还有。。。飞着的敌短刀,好像。。。意外的可爱?

还有!我觉得这个爷爷绝对有问题!这个审也有点不对!【直觉】正常的话,应该不会说出要摆脱辅佐这样的话吧?op里那把缠满黑气的刀怕不是爷爷本体哦【瞎奶】

最后的最后,还是关于切叔的。emmmmmm我太天真了,我单知道飞碟自古对枪兵不友好,我并没有想到切叔也会一起惨遭毒害。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4

emmmm厚脸皮系列的4,拖了很久真的抱歉【醒醒,并没有人会看】,嘛,考完试又不跟家里吵架,没压力真的什么都挤不出来,很难受。再加上找了个小时工,天气又开始疯狂升温,手里一堆一堆游戏开了活动要肝,我选择成为一条咸鱼。

依旧我流,OOC严重。跟朋友讨论过人物的反应会不会OOC,朋友说应该没问题。那就当他没问题吧。【放弃思考中】

还是希望有小天使给评论,不管说什么什么的都没问题。我就想跟你们说说话,没人说话我其实很慌的。毕竟第一次把自己写的东西发出来,不知道自己的文笔啊剧情安排什么的有没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

那么,接下来是正文了。



回到本丸正好是晚饭时间,烛台切和今天到厨房帮忙的短刀们正忙着将食物摆放到广间的桌子上。

“光忠麻麻,我回来啦。”少女笑着跟刀剑男士们打着招呼,有些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在短刀里找到药研,“说起来,你们谁看到了药研么?”

“药研的话,好像在他们粟田口的屋子,说有事情要跟和一期商量的样子。”烛台切想了想。“要吃晚饭了,有什么晚饭的时候说吧。”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迎着短刀们意味不明的眼神,少女不在意笑了笑。“我吃完饭再找他。”

“嘛。”烛台切揉了揉少女的头。

依旧是一顿无视掉某些小插曲就很和谐温暖的晚饭。然而唯一,也可以说是最大违和就是审神者的旁边空着的座位——一直坐在审神者旁边的药研选择坐回了粟田口那边,并不时的跟一期一振低语着什么,两人都是一脸严肃,并强行无视了审神者投过去的各种目光。迎着少女的目光,只有乱回给了少女一个自求多福和糅杂了各种奇怪复杂情绪的眼神。

强行顶着诡异的氛围吃完晚饭的感觉对审神者的心脏来说真的很不友好。在少女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掉自己的那份晚饭后,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着逃离了饭桌。然而在即将逃进自己的房间的一步前,被人拎住了衣服后领。

“那个……清光啊,”少女心虚的笑着不敢回头,“我们有话好好说嘛,所以能不能先放开我呢?”

“药研,你怎么说?”清光转头把问题抛给了从少女房间里拉门出来的药研。

“放开吧,没事的。”药研笑道。

看着药研藤紫色的眼睛里笑意,一种命不久矣的绝望感漫上了少女的心头。强撑着笑容,少女问道,“药总,有什么事么?”然后少女看到了从自己身后蹭出来的乱。

“主君,”乱的表情有些微妙,“我们路上遇到了药研哥的。只是你当时没看到。”

“哦。”少女了然的点点头,过来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等等?!乱,你再说一遍?!”

“我确实在从万屋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大将。”药研笑着补刀。“大将跟乱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

“好吧,药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少女绝望的埋下头叹口气,抬起头是脸上已经是一片平静,“那么,药研,你们现在准备做什么?”

“大将不觉得应该先把事情解释清楚吗?”药研反问道。

“药研想要听我解释什么事情?”少女把问题抛了回去。“再说就算要解释,你们觉得这里合适么?”

一人几刀相视沉默。

“审神者大人。”打破沉默的是跑进来的狐之助,“新的政府通知到了。”

“知道了。”少女应着一把把狐狸抱了起来,“我一会儿去看,现在有其他事情,都进屋吧。”


生贺!【简单粗暴没毛病!】

啊啊啊啊啊啊麻烦死了,没有压力什么都不要想写,但是 。。。。为什么就6月9号了啊?!玛德我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总之。。。大概是个段子?我也不知道我接下去能写多少

@专业毒驾老司机唐梧桐 先凑和着看看吧。。我赶在明天之前发出来的东西。之后再慢慢细化修改。绝对有ooc,以及我绝对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唔——”白发的青年揉着眼睛醒了过来,侧脸上微红清晰的睡痕很明显是来自身边那位付丧神甲胄的印记。
俊美的付丧神伸手揉乱了青年的头发,在青年的唇上轻啄。眼底金色的新月微微有些暗色。
“休息得怎样?”付丧神凑到青年耳边压低了声音。在得到青年“还好”的回答后,“那晚上还请您多多指教。”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3

这次没有药总,只是说一下婶婶的家境。恩毕竟是接的之前的文,还是打了一个药哥的tag。希望不会介意。

依旧私设,依旧OOC。

恩有三观可能有不正或者说奇怪的地方,觉得奇怪的话,关掉或者评论私戳说都没问题。只是不要举报啊,挂我啊之类的_(:з」∠)_

小天使们看完文之后有什么想吐槽的,请毫不大意的留在评论!么么哒!

还有就是你们介意文中出现婶婶的名字么?

那么,接下来是正文啦

乱跟着少女被那个男人引到了一个郊外的院落里。二进的厅堂里坐满了人。正中坐着的中年男子看着少女一脸怒容。

“哟,刚回来就给我这么大的阵仗啊。”少女迎着中年男人的怒火笑了。

“丢脸。”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往她脸上啐了一口。

“哦?”少女对着那女子有些嘲讽的笑了笑,跟一众人打过招呼,并拉住了准备护住自己的乱。

“你看看你对你二姑的态度,没大没小。”坐在中年女子下手的另一个男人跟着啐了一口,“白眼狼,家里真是白养你了。”

“混账!”

“贱人!”

“败类!”

接着有长辈跟着往少女脸上啐着,骂着。少女只是笑着接下了所有的唾骂。正座上的男人也没有阻止,倒是坐在他旁边的女人有些幽怨开口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家里的安排,不喜欢你可以跟家里沟通啊,家里也不是要你一定接受家里的安排。你知道家里的人都是爱你才会给你安排,家里人怎么可能会害你?你这样不声不响的一跑就是三四年,你想过家里的感受吗?孝道里有教过你离家出走吗?连孝道都不学,你还觉得自己不是白眼狼吗?”

“你说完了?那就该我说了?”少女擦干了脸上的唾沫,笑道,“就算二姑说得对,我就算是个白眼狼,你们又能拿我怎样?还不是你们养大的?还不是你们教出来的?你们自己当年没看出来我是个白眼狼,怪我咯?农夫和蛇的故事都不知道吗?觉得我是白眼狼,那就把我从家族里除名啊,我求之不得。”

“你!”二姑气的发抖,指着少女说不出话来。

“然后,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啊,”少女看着正位的女人,笑的明丽,“沟通?我跟家里怎么沟通?当年我说我想去学画画,是谁让我学了一个月之后不准我去的?然后还跟我说我已经学了一个月了,突然不要我学老师都不留我,说明我没有画画的天赋,叫我断了画画这个念想的?你跟我讲孝道?家里都不把我当一个人来看,我学什么孝道?你觉得你们值得我来孝顺?”

“那确实是你没天赋,难道你觉得你有除了从商之外的天赋吗?”正位的女人依旧笑得温柔得体,问话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疑惑“你看,家里是从商,而且大家都能接受跟着家里从商,再说日本那边那个孩子,别人比你还小得多的时候都能接受家里的安排,为什么你不能呢?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啊。而且你说你讨厌从商,为什么三年前安排的时候,你不说出来,直接离家出走呢?”

“你跟她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啊,大嫂。”开口说话的依然是二姑,“她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对她好什么对她不好,你全部给她安排好就好了,她的意见不用考虑。正好现在也找回来了。我觉得啊,就把她锁家里,收掉手机电脑,断掉网。看不到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就能收心了。四弟,你说是吧。”

“大哥,黄荆条子出好人,棍棒底下出孝子。”被点到的坐在二姑下手的男人想了想平淡的说着,“大嫂平时太爱她了,打不得骂不得,所以长成了这种不服管的样子。”

“这倒是个好办法。”正座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你,给我滚回你的屋子,晚饭之前把屋子打扫出来,不许找别人帮你,听到没有?”

“妹,听话,别跟家里犟。”三哥有些担心。

“就是,把伯父他们气着不好。”一个站在三哥旁边的女人接口道。“而且晟钰你也不小了,是该考虑一下婚姻大事了。我们觉得有家的儿子还不错,正好你回来了,那过两天见个面好了。”

“你们说完了?”少女拽了拽乱的手,“我走了,也不会再回来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也算我求你们,把我从家族除名。”一边握住了乱递过的一把短刀,一边点开了手机屏幕。“还有,那个谁,你是谁啊?你只要一天没和我三哥结婚,你就一天没资格来管我的事。”

“主君,政府的人说在院子这个地方给你开了临时通道。”乱指着少女手机地图上的一个点。

“好,乱,准备,开始飚机动吧。”少女笑的明丽,然后身形一动,一人一刀飚起了机动,终是有惊无险的进入了政府的临时通道。

“主君,”走在回本丸的路上,乱有些不安的叫住了自己跟着的少女。

“乱酱怎么了?”少女回头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我家的话,不用担心啦。他们还没能力把我从本丸挖出去。”

“但是主君的名字被那个女的说出来了,真的没事么?”

“也是,有那种不能让你们知道名字的说法,但是乱啊,”少女稍稍正色道,“我不觉得你会把我的名字说出去,至于神隐嘛,你们要是愿意我也没有意见啦。”

“那药哥知道么?”

“药研他知道什么?”少女依旧笑得明丽,只是稍稍带了疑惑。

“主君的名字和家里的情况。”

“药研他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家那些破事,所以说要你保密啊。至于名字嘛,过不了太久本丸里的大家都会知道的。”少女伸手揉了揉乱的头发,“没什么好担心的。走快点的话我们应该还能赶上今天的晚饭。”

“恩。”

谢谢小天使看完文,请容许我碎碎念一下,这次写的时候其实我正在和父母吵架,写的时候有点不由自主的带入了一些吵架的影子,写的时候挺痛快的,但是要发出来的话就有点怂,于是拖到了现在,希望你们不会介意这满满的负能量【毒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