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瞳生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5

大半夜的爆肝成果。可能占tag,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打tag,反正把出场有台词的刀的个人tag打一次,要是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我会马上删tag的!请见谅

emmmmmmmmm不要问我说为什么限锻是巴型,小笼包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疯】

还有!关于巴形的介绍我直接摘的百度百科😂毕竟不了解历史,我只能拿百度救我

依旧是我流,依旧是OOC【反正那个一期和爷爷肯定OOC了】。这次我还没给我朋友看,就不管不顾的发出来了,有一切不适请随时右键关掉,谢谢小天使们。

婶婶的名字还是出来了,希望你们不会介意。关于名字的读法的话,第一个字音同【齐】。【亓官】这个姓的话,可以简化成【齐】姓。很早很早在百家姓上看到的。超级而且莫名喜欢这个姓!就一直拿着在用了😂

这个系列,大概会完,也大概不会完。我也不知道之后有没有办法写下去。至于车嘛,总会开的【望天】

还有就是关于那个给婶婶安排相亲的女的,其实是真事。其实算是个题外话,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_(:з」∠)_

我哥还没和他女朋友结婚的时候,他女朋友就在跟我哥打听我有没有谈恋爱,然后想介绍人跟我相亲,还说什么我不小了,该考虑这些了【那个时候我才大二。我个人的看法是,你还没和我哥结婚,你就不算我家的人,你也就没资格来对我谈恋爱的事情提任何看法】。本来我对那个女生的印象就不好,那是个网红脸,画着很厚的妆,苍蝇腿一样的嫁接睫毛,说话会捏着嗓子的女生,我其实挺讨厌她的。但是家里人因为她很勤快都喜欢她,我哥跟她谈恋爱之后她把我哥的所有事情都做了【我哥和前女友谈的时候在自己学着做家务,家里就觉得前女友不勤快,娇气。差不多是冷战状态下,逼的前女友跟我哥分了的。我哥一直护着他前女友的,但是最后前女友还是成了前女友】家里就一直觉得我讨厌现在这个女生很莫名其妙,所以……真的是我的问题么?求实话,骂我也没问题

叨叨叨了这么久,真的抱歉!还是想说求评论!我想和你们聊天!

接下来是正文啦。

一众刀跟着少女进到屋子的外间,各自坐好。少女扫了一眼室内,药研,一期,清光,乱,还有跟着来看热闹的鹤丸。

“狐之助,政府下了什么文件?”少女抢先开口问起了公事。

“这是新的刀剑男士。”狐狸从脖子上的铃铛里投影出了一幅画像,“巴形薙刀,来自平安时代的刀剑男士,巴型的弯曲度大,就算使用者的力气小也能挥,适合体格小的人使用。实际上在实战中使用的多是静型,巴型主要是在祭祀和典礼中使用。入手方式是7月4日至7月11日之间锻刀。”

“好。知道了。狐之助,你现在去仓库准备资源和御札。”少女点点头,正色道。狐狸应着离开了房间。

看着狐狸小跑着离开房间并确定狐狸已经跑远,一期一振微笑着开口了,“主君不准备解释些什么吗?关于您在路上和乱说的话,我觉得在座的诸位同僚都有知道的权利吧?或者说您之前的把本丸当做家,把我们当做家人的说法只是随口之说呢?”

“一期哥……”少女对着一期一振得体的微笑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只能尴尬的赔笑。

“哦呀哦呀,都在小姑娘这里做什么呢?”门被拉开了,进门的是一脸和善笑容的三日月,然后坐定了。

要死,少女内心有亿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本来一个一期一振已经够棘手的了,现在好了,更棘手的三日月也来了。少女觉得自己大概真的会成为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死于刀剑“逼问”的审神者。虽然知道不算逼问,只是关心。但是这样的阵仗少女还是很方张的。

“其实……”少女挨不住这种盯着自己的沉默场景开口了,“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跟你们说起。”声线带着一点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那由我们来问,小姑娘来回答吧。”三日月依旧挂着和善且慈祥的微笑。

“恩。”少女自暴自弃的点点头,反正都到了这一步,怎样都好,只求早点送走这几尊大神。

“我记得主君一直都说自己没有家,本丸是家。那么主君之前所谓的家里没有本事把您从本丸挖出去是什么意思呢?”问话由一期一振负责。

“嘛,字面意思。或者应该这么说,我是离家出走的。”在看到一种刀都是一脸“接着说”的表情后,开始把自己的头发放在了指间打转,“就是不喜欢被家里人管着,不想听他们安排,跟他们没法交流,然后就离家出走去了万花谷。之后就遇到了隔壁的师兄,然后听师兄说这边政府招人,就过来应聘了。”

“那就意味着,小姑娘家里的人找得到这边来,并能够将小姑娘带回家?”三日月抬手用袖子掩去了嘴角的弧度,眼中的新月似乎盛满了危险的光。

这室内的温度大概降了五度吧,少女暗想着,“他们没有能力找到这边来,就算找过来,也带不走我。我已经和我生活的时间完全割裂了。本丸那棵樱花树在哪儿,我的家就在哪儿。”

一众的刀剑似乎松了口气,一期一振接着发问了,“乱之前说的,主君的名字被那个女人说出来了,又是什么?”

“啊,我不是回去让乱陪我买衣服了么,然后被家里人抓回去半日游了,家里有个人说了我的名字而已。你们……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么?我不介意跟着你们神隐。”

“不,既然这样,主君名字的事情还是由主君回头私下跟药研解释比较好。”一期一振微微行礼,继续发问,“主君称自己家中的事情为破事,并且要乱保密,我们可以理解成在主君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再者听来主君和家里似乎有很大分歧,而且主君刚刚也承认了自己是离家出走的。所以,是方便和我们说具体是什么样的事情么?我们作为主君的刀剑,也是希望能被主君依赖的。”

“恩,其实也没什么,家里就是一群仗着自己是长辈就企图安排我的人生的家伙啦,”少女笑道,“就是刚刚说的。回那边半日游,被一通【是为了你好】,【家里人都是爱你的,不会害你】,【你看看隔壁的谁谁谁多听话】之类的说教啦。其实没什么大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

“主君为什么不提那个女人说要给您安排相亲的事情!”乱突然开口了,语气有些生气。

“嘛嘛,乱酱不气。我都不回去,她单方面安排也是没用的对不对?”少女顺手揉了揉乱的头。“再说了,那个女人是谁我都不知道。怕是连我家族谱都没进,就开始慌着摆弄我,给自己打什么小算盘了。好啦,一期哥,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至于我的名字嘛,你们想要知道么?”

“没什么问题了。”一期一振行了礼,“名字的事情,还请主君和药研私下说。我们就退下了。”说完,顺手拽住了鹤丸的衣领,在三日月的帮助下,把鹤丸带出了房间。屋子里留着少女和药研相视沉默。

“药研。”

“大将。”

然而一人一刀同时开口了。

“药研你先说。”

“我想知道大将的名字。我想知道大将在遇到我们之前,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迎着少女略带困惑的目光,“大将之前的人生我没能参与,所以我想知道。我想陪着大将直到时间的尽头,因为我喜欢你。”

该说他不愧是把在战场长大的刀么,这么直中人心,就跟会心一击时候,那句“柄まで通ったぞ!”一样。少女克制着自己的表情,而内心瞬间如三月的花谷,满花海的花同时盛开。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药研看到少女脸上是他见过的最开心的笑容,“我在政府那里登记上任时候用的名字是齐玖,本名亓官晟钰。”

“亓馆晟钰?”药研重复着念了几次这个名字,异国的名字对他而言有点拗口,但是这是他听到过的,最好听的名字。

“恩!”少女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很顺手的搂着自己的脖子。他环着少女的腰。听到把脸埋在自己怀里的少女小声的说着“我也喜欢你啊。”

关于活击的第五集【有剧透慎入】

emmmmmmmmm。。。姑且也算是证明一下我还活着吧【顶个锅盖先】9月之前都处在打工中,虽然是个小时工,但是我还要肝废狗,肝ichu,肝奇迹暖暖,肝刀,肝基三,还有基三的老板号。。。日常两点睡十点起,起床就去上班就是跑医院送饭,下班晚上七八点或者10点半,我什么都不想做啊【打滚】
再加最近基三格外不顺,我们服浩气又在发疯,随时都在劫镖根本没法跑商,这几天我还专门挑了半夜12点之后跑商,然而依旧走两步就是劫镖的浩气,被劫得气到肾痛。

接下来是关于第五集的观后感

飞碟你社怕不是要炸!你看着切叔本体的裂痕!摸着你的良心跟我说切叔不会碎!你跟我说切叔不会碎啊!你敢不敢!

咳咳,还有,谁出的主意伤药哥腿的!?站出来!老娘不让你尝一遍满清十大酷刑老娘不姓齐!mmp!我一定要讲,不憋!【虽然严格来说是该上周的吐槽】

兼桑重伤,顺便还要体验一把堀川被沉海的感觉?嗯?!飞碟你们很会玩嘛,嗯?【和善的微笑+捏拳头.jpg】

哦,这满船的溯行军也是666【棒读】还有。。。飞着的敌短刀,好像。。。意外的可爱?

还有!我觉得这个爷爷绝对有问题!这个审也有点不对!【直觉】正常的话,应该不会说出要摆脱辅佐这样的话吧?op里那把缠满黑气的刀怕不是爷爷本体哦【瞎奶】

最后的最后,还是关于切叔的。emmmmmm我太天真了,我单知道飞碟自古对枪兵不友好,我并没有想到切叔也会一起惨遭毒害。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4

emmmm厚脸皮系列的4,拖了很久真的抱歉【醒醒,并没有人会看】,嘛,考完试又不跟家里吵架,没压力真的什么都挤不出来,很难受。再加上找了个小时工,天气又开始疯狂升温,手里一堆一堆游戏开了活动要肝,我选择成为一条咸鱼。

依旧我流,OOC严重。跟朋友讨论过人物的反应会不会OOC,朋友说应该没问题。那就当他没问题吧。【放弃思考中】

还是希望有小天使给评论,不管说什么什么的都没问题。我就想跟你们说说话,没人说话我其实很慌的。毕竟第一次把自己写的东西发出来,不知道自己的文笔啊剧情安排什么的有没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

那么,接下来是正文了。



回到本丸正好是晚饭时间,烛台切和今天到厨房帮忙的短刀们正忙着将食物摆放到广间的桌子上。

“光忠麻麻,我回来啦。”少女笑着跟刀剑男士们打着招呼,有些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在短刀里找到药研,“说起来,你们谁看到了药研么?”

“药研的话,好像在他们粟田口的屋子,说有事情要跟和一期商量的样子。”烛台切想了想。“要吃晚饭了,有什么晚饭的时候说吧。”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迎着短刀们意味不明的眼神,少女不在意笑了笑。“我吃完饭再找他。”

“嘛。”烛台切揉了揉少女的头。

依旧是一顿无视掉某些小插曲就很和谐温暖的晚饭。然而唯一,也可以说是最大违和就是审神者的旁边空着的座位——一直坐在审神者旁边的药研选择坐回了粟田口那边,并不时的跟一期一振低语着什么,两人都是一脸严肃,并强行无视了审神者投过去的各种目光。迎着少女的目光,只有乱回给了少女一个自求多福和糅杂了各种奇怪复杂情绪的眼神。

强行顶着诡异的氛围吃完晚饭的感觉对审神者的心脏来说真的很不友好。在少女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掉自己的那份晚饭后,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着逃离了饭桌。然而在即将逃进自己的房间的一步前,被人拎住了衣服后领。

“那个……清光啊,”少女心虚的笑着不敢回头,“我们有话好好说嘛,所以能不能先放开我呢?”

“药研,你怎么说?”清光转头把问题抛给了从少女房间里拉门出来的药研。

“放开吧,没事的。”药研笑道。

看着药研藤紫色的眼睛里笑意,一种命不久矣的绝望感漫上了少女的心头。强撑着笑容,少女问道,“药总,有什么事么?”然后少女看到了从自己身后蹭出来的乱。

“主君,”乱的表情有些微妙,“我们路上遇到了药研哥的。只是你当时没看到。”

“哦。”少女了然的点点头,过来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等等?!乱,你再说一遍?!”

“我确实在从万屋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大将。”药研笑着补刀。“大将跟乱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

“好吧,药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少女绝望的埋下头叹口气,抬起头是脸上已经是一片平静,“那么,药研,你们现在准备做什么?”

“大将不觉得应该先把事情解释清楚吗?”药研反问道。

“药研想要听我解释什么事情?”少女把问题抛了回去。“再说就算要解释,你们觉得这里合适么?”

一人几刀相视沉默。

“审神者大人。”打破沉默的是跑进来的狐之助,“新的政府通知到了。”

“知道了。”少女应着一把把狐狸抱了起来,“我一会儿去看,现在有其他事情,都进屋吧。”


生贺!【简单粗暴没毛病!】

啊啊啊啊啊啊麻烦死了,没有压力什么都不要想写,但是 。。。。为什么就6月9号了啊?!玛德我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啊啊啊啊啊啊!总之。。。大概是个段子?我也不知道我接下去能写多少

@专业毒驾老司机唐梧桐 先凑和着看看吧。。我赶在明天之前发出来的东西。之后再慢慢细化修改。绝对有ooc,以及我绝对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唔——”白发的青年揉着眼睛醒了过来,侧脸上微红清晰的睡痕很明显是来自身边那位付丧神甲胄的印记。
俊美的付丧神伸手揉乱了青年的头发,在青年的唇上轻啄。眼底金色的新月微微有些暗色。
“休息得怎样?”付丧神凑到青年耳边压低了声音。在得到青年“还好”的回答后,“那晚上还请您多多指教。”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3

这次没有药总,只是说一下婶婶的家境。恩毕竟是接的之前的文,还是打了一个药哥的tag。希望不会介意。

依旧私设,依旧OOC。

恩有三观可能有不正或者说奇怪的地方,觉得奇怪的话,关掉或者评论私戳说都没问题。只是不要举报啊,挂我啊之类的_(:з」∠)_

小天使们看完文之后有什么想吐槽的,请毫不大意的留在评论!么么哒!

还有就是你们介意文中出现婶婶的名字么?

那么,接下来是正文啦

乱跟着少女被那个男人引到了一个郊外的院落里。二进的厅堂里坐满了人。正中坐着的中年男子看着少女一脸怒容。

“哟,刚回来就给我这么大的阵仗啊。”少女迎着中年男人的怒火笑了。

“丢脸。”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往她脸上啐了一口。

“哦?”少女对着那女子有些嘲讽的笑了笑,跟一众人打过招呼,并拉住了准备护住自己的乱。

“你看看你对你二姑的态度,没大没小。”坐在中年女子下手的另一个男人跟着啐了一口,“白眼狼,家里真是白养你了。”

“混账!”

“贱人!”

“败类!”

接着有长辈跟着往少女脸上啐着,骂着。少女只是笑着接下了所有的唾骂。正座上的男人也没有阻止,倒是坐在他旁边的女人有些幽怨开口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家里的安排,不喜欢你可以跟家里沟通啊,家里也不是要你一定接受家里的安排。你知道家里的人都是爱你才会给你安排,家里人怎么可能会害你?你这样不声不响的一跑就是三四年,你想过家里的感受吗?孝道里有教过你离家出走吗?连孝道都不学,你还觉得自己不是白眼狼吗?”

“你说完了?那就该我说了?”少女擦干了脸上的唾沫,笑道,“就算二姑说得对,我就算是个白眼狼,你们又能拿我怎样?还不是你们养大的?还不是你们教出来的?你们自己当年没看出来我是个白眼狼,怪我咯?农夫和蛇的故事都不知道吗?觉得我是白眼狼,那就把我从家族里除名啊,我求之不得。”

“你!”二姑气的发抖,指着少女说不出话来。

“然后,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啊,”少女看着正位的女人,笑的明丽,“沟通?我跟家里怎么沟通?当年我说我想去学画画,是谁让我学了一个月之后不准我去的?然后还跟我说我已经学了一个月了,突然不要我学老师都不留我,说明我没有画画的天赋,叫我断了画画这个念想的?你跟我讲孝道?家里都不把我当一个人来看,我学什么孝道?你觉得你们值得我来孝顺?”

“那确实是你没天赋,难道你觉得你有除了从商之外的天赋吗?”正位的女人依旧笑得温柔得体,问话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疑惑“你看,家里是从商,而且大家都能接受跟着家里从商,再说日本那边那个孩子,别人比你还小得多的时候都能接受家里的安排,为什么你不能呢?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啊。而且你说你讨厌从商,为什么三年前安排的时候,你不说出来,直接离家出走呢?”

“你跟她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啊,大嫂。”开口说话的依然是二姑,“她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对她好什么对她不好,你全部给她安排好就好了,她的意见不用考虑。正好现在也找回来了。我觉得啊,就把她锁家里,收掉手机电脑,断掉网。看不到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就能收心了。四弟,你说是吧。”

“大哥,黄荆条子出好人,棍棒底下出孝子。”被点到的坐在二姑下手的男人想了想平淡的说着,“大嫂平时太爱她了,打不得骂不得,所以长成了这种不服管的样子。”

“这倒是个好办法。”正座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你,给我滚回你的屋子,晚饭之前把屋子打扫出来,不许找别人帮你,听到没有?”

“妹,听话,别跟家里犟。”三哥有些担心。

“就是,把伯父他们气着不好。”一个站在三哥旁边的女人接口道。“而且晟钰你也不小了,是该考虑一下婚姻大事了。我们觉得有家的儿子还不错,正好你回来了,那过两天见个面好了。”

“你们说完了?”少女拽了拽乱的手,“我走了,也不会再回来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也算我求你们,把我从家族除名。”一边握住了乱递过的一把短刀,一边点开了手机屏幕。“还有,那个谁,你是谁啊?你只要一天没和我三哥结婚,你就一天没资格来管我的事。”

“主君,政府的人说在院子这个地方给你开了临时通道。”乱指着少女手机地图上的一个点。

“好,乱,准备,开始飚机动吧。”少女笑的明丽,然后身形一动,一人一刀飚起了机动,终是有惊无险的进入了政府的临时通道。

“主君,”走在回本丸的路上,乱有些不安的叫住了自己跟着的少女。

“乱酱怎么了?”少女回头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我家的话,不用担心啦。他们还没能力把我从本丸挖出去。”

“但是主君的名字被那个女的说出来了,真的没事么?”

“也是,有那种不能让你们知道名字的说法,但是乱啊,”少女稍稍正色道,“我不觉得你会把我的名字说出去,至于神隐嘛,你们要是愿意我也没有意见啦。”

“那药哥知道么?”

“药研他知道什么?”少女依旧笑得明丽,只是稍稍带了疑惑。

“主君的名字和家里的情况。”

“药研他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家那些破事,所以说要你保密啊。至于名字嘛,过不了太久本丸里的大家都会知道的。”少女伸手揉了揉乱的头发,“没什么好担心的。走快点的话我们应该还能赶上今天的晚饭。”

“恩。”

谢谢小天使看完文,请容许我碎碎念一下,这次写的时候其实我正在和父母吵架,写的时候有点不由自主的带入了一些吵架的影子,写的时候挺痛快的,但是要发出来的话就有点怂,于是拖到了现在,希望你们不会介意这满满的负能量【毒鸡汤】。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2

小小的更一点,接1的末尾

下一次更就要交代婶婶的家世背景了,索性先更了一点交代背景之前的事情。

然后是碎碎念

恩,这种厚脸皮的东西居然有2。是的有2,还有345.【泥垢】

依旧我流,OOC依旧肯定严重,跪求大佬们评论指正啊。

还有就是想问问看文的小伙伴,介意婶婶出现名字么?需要【或者说介意】我之后单独放一个婶婶的人设出来么?求评论告诉我,留评论的都是小天使,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哒啊!

求评论啊!求评论啊!求评论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想跟你们开心的玩耍说话啊啊啊!

在鹤丸的“帮助”下,有惊无险的炖好炖菜,吃过晚饭,不过要是无视掉一期一振的那份饭食里被挤上的芥末,小狐丸的油豆腐里藏着的辣椒,次郎的酒变成了醋之类的小插曲,饭后和短刀们玩一会儿,少女不由得想起来以前,这样的日子是自己以前不敢奢求的。微微楞了一下,便被短刀扔来的球砸了头。

“对不起!”扔球来的是五虎退。看到球砸了审神者,五虎退看起来快吓哭了。“那个……主人……”

“没事的哦。”少女揉了揉五虎退的头,温柔的笑道,“不是退酱的错,我刚刚发呆了。没事,不疼的。继续玩吧,我约了你们药哥一会儿手合,就先走啦。”

“恩。”

“大将,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刚刚发呆那会儿神情不太对啊。”在往手合场走的路上,药研问道,并专门咬重了“发呆”的发音。

“肯定没事啊。我都说了我只是发呆了一下而已啦。”少女笑道。

“哦?”

“噫!药哥你别抬语气!很可怕的!我真的没事啦。”听着药研拉高的句尾,少女本能的感到危险。

“大将?”药研听着少女慌乱的辩解,忍不住的笑了。

“真的没事。”少女低下头心虚的又强调了一遍。

“大将,你在心虚哦。”

“啰……啰嗦!我哪有心虚……”少女表示被药哥这样笑着盯着的感觉真不好,背后有凉风。于是下意识的抓了一缕头发在手里转。

“都开始转头发了,还说自己没心虚?”药研笑着从少女指间拉出那缕头发。

“唔……”少女想着笑了,“我就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幸福,这个家很温暖之类的。”

那是药研见过的最温柔的笑容,但是他并不理解为什么少女的笑容看上去有些悲伤。他只能摸了摸少女的头,然后,他看到少女的衣袖上有一点润湿的暗红色印记。“大将?我记得你说过你的伤没事,所以才答应去手合场陪你练习。但是,您能告诉我这块血迹是怎么回事吗?”

“噫!药总,我错了!”本丸生存定律之一,药研要是用了敬语,不管什么情况,先道歉总是没错的。少女本能的道歉。

“那,大将还是回屋子去吧。练习等你伤好彻底了再说。以及,我觉得大将这几天还是不要出门了比较好。”

“哦。”少女被药研“押”回了屋子,开始了被禁止出门的日子。

在百无聊赖的度过了两天之后,少女觉得自己再不出门真会无聊死的,奈何自己的近侍寸步不让。“呐,药哥。”少女无聊的在房间里翻滚着,“你看,这到了换季的时候了对吧。我好歹是个女孩子对吧。”

“大将你想说什么。”药研停下了整理文件的手。

“我想去现世买衣服。”少女蹭到药研身旁,往药研身上蹭着撒娇。“而且,药哥你看,静养了这几天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你要是担心,跟着我去就好啊。”然而药研只是看着少女,什么都没说。“啊!要去现世的话,我没法给药哥提供衣服啊!那,我让乱酱陪我去可以么?或者说,药哥你愿意穿我的裙子?”

“大将你还是让乱陪你去吧。”药研想了想,“乱的话,还能帮大将挑一下衣服。我去叫他。”

“诶!药哥么么哒!”少女笑着直接将脸蹭到了药研的脸上。

 

拿到了外出许可,走在现世路上的少女格外的开心。然而——

“主君,”乱不动声色的拽了拽挽着自己的少女,小声说着,“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我知道。”少女笑道,“不管他们。”

“虽然不是第一次跟主君到这个时代来,也知道主君是外国来的,但是我还是觉得主君很奇怪啊。”

“哦?哪里奇怪了?”

“主君,从来不回家,就一直住在本丸里啊。难道主君在主君本来的时代里没有家吗?”

“对啊,没有家哦。”少女轻描淡写的回答着,然后将一件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着,笑道,“乱酱,这件好看吗?”

“好看啊,超可爱的!但是……”

“那买好啦。”少女没听完乱口中的但是,便转过身准备准备让服务员把衣服包上付钱。然而看到的是站在自家面前的一个穿着西装的成年男人。

“九小姐,捉迷藏的游戏结束了。”那个男人这么说着。“请您回家。”

“诶,主君刚刚才说自己没有家的啊。”乱不动声色的将少女护在了身后。周身散出一点杀气,“主君要是出什么事,药研哥可是会骂我的啊。”

“乱,没事的。”少女把乱护着自家的手压下,笑道,“接下来的事情,乱务必要对药哥保密哦。”

目标是睡了那个药总

私设如山,自己写着玩的。

第一次尝试写,厚着脸皮打tag。OOC肯定严重,希望有大佬愿意指正。如果有撞梗或者即视感……大概真的只是巧合,写的都是经常在自己游戏时候发生的事情。_(:з」∠)_

婶婶是个萝莉,门派万花,基三设定。合法萝莉!合法萝莉!已成年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外表是个萝莉。【其实只是因为个子矮】
至于那个几天几夜的攻防战,嗯,婶婶是某鹅服的,对,就是辣个沉迷阵营战的养老服。谁特么再跟我说鹅服养老,我绝对送他乱撒玉石。


审神者没有回来。正常情况下,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本丸的刀都知道,审神者虽然某种意义上是一条咸鱼,但是彻夜不归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审神者很早就割断了自己与外界,仅作为一个点存在于时间中的,自上任起就一直住在本丸,虽说每天会出门,但是彻夜不回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所以,你们有人最后见过大将么?”作为近侍的药研在发现审神者彻夜未归之后马上召集了留守在本丸中的所有刀剑男士。

“没有。”

“没有。”

“没有。”

在得到一片没有的回答后,药研表示很自己绝望。此时,远征部队也都回来了。由于审神者不在,远征也无法继续安排。药研只能守着大门等候远征部队回来,向远征部队挨个询问审神者的行踪。

“那个,嗝,我去远征之前,嗝,有看到一只鸽子飞进主人的房间”说话的是刚到本丸不久,就被审神者派去远征的不动行光。不动行光是刚刚被接回本丸的,并不知道审神者不会彻夜不归。

“对了!”清光突然想起来什么。“大家快看看自己的本体刀在不在本丸!”

“诶!”

“诶?”

“诶?!”

在短暂的检查本体刀之后发现,只有药研的本体刀不在本丸里。

“这个……”药研也有点懵。

“估计主人是有点事情吧。耐心的等等吧。”清光也只好这样的安慰别的刀剑男士,然而这话连清光自己都无法相信。

就这样,惴惴不安的三天过去了。能让审神者带走本丸的某把刀,并且几日不归,这事情……只怕棘手啊,清光的内心是崩溃的。

“哐当”的一声响从厨房里传出来,在比平日安静的本丸里格外刺耳,清光手里的指甲油涂到了手上,药研的试管摔了一只,喝茶组的茶洒了,狐狸们的油豆腐掉了。大家聚集在厨房门口,看到的是一脸尴尬的收拾着地上碎瓷片的烛台切。

“我想给小姑娘做点吃的,”烛台切一脸尴尬,“结果没想到不小心打了盘子。”

“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啊,烛台切老爷。”药研开口了,“大将的灵力供应还没断,政府那边也没派人来。先回各自的部屋吧。”说完就转身走了。

第四天半夜,睡在审神者居室隔间的药研先是被一点血腥味熏醒的。之前也发生过溯行军直接进军本丸的情况,虽然说没有听到打斗声这点很奇怪,但是药研还是选择谨慎的拉开一点点隔间的门观察情况,然而他看到的是蹑手蹑脚从门外蹭进屋的与平日完全不同的审神者。收起平时懒散的散发和素颜,少女高绾着长发,描着冶烈的妆容,发间斜簪一只长簪,两鬓垂下血色的蝴蝶结,一身衣裙式样温婉,配色却是肃杀的黑红。发间衣上凝结着血污,还有未干的血顺着垂地的袖子,裙摆和她手里那支带着锋芒的毛笔落下。

“啊。药研,抱歉吵醒你了。”先出声的是审神者,少女平日里柔柔的声音有点嘶哑,面容有些疲惫却依旧挤出了一个微笑。“我先去温泉里泡一会儿,恩,没事的,这些不是我的血。”说着她放下了手里那只造型诡异的毛笔,“对了,抱歉擅自拿走了你的刀,明天我把你的刀护理好了就还给你。”说着少女提着换洗的衣物走出了屋子,而后又伸头回来,眨眨眼“啊!对了,能麻烦药哥一会儿帮我从厨房顺点吃的和酒去温泉么?”

“……好”看着自家审神者的脸,药研口中的一个不好硬生生的扭成了好。

“诶嘿。药哥最好了!么么哒!”

药研听见少女踩着欢快的脚步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当药研带着她爱吃的小菜和酒走进温泉时,他看到的是靠在池边睡着的没有散发的少女,池边散乱的扔着衣物。

“大将,醒醒。你要的我送来了。”放柔了声音,尽力的避免目视审神者的胴体。药研终于在将自己折腾的满脸汗水之前叫醒了他家的审神者。

“啊!谢谢药哥!”虽然有些迷糊,但是刚刚醒来的少女还是给了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回报以和善的微笑,药研发问了:“那么,大将可以解释一下这么几天不回家的原因了么?”

“等等,药总,憋这样!很可怕啊!”少女觉得她听见了药研捏指关节的声音,怂了怂,然而还是伸出了手,“我饿。”

“大将不觉得先解释清楚比较好么?”

“药总我错了。”少女选择先接受“审讯”,毕竟,谁叫她就对这位名叫“药研藤四郎”的付丧神没辙呢,毕竟她喜欢他。“只是去打了一场阵营战而已。”

“阵营战打四天?嗯?”等等!药总你拖长的尾音听起来很不妙啊!审神者表示很方啊!

“有什么好奇怪的。才四天╮(╯_╰)╭要知道之前可是有打过七天七夜的阵营战,可惜我没赶上那个时候。”少女表示遗憾。

自家审神者曾说过,自己师从青岩万花,后来逐自在逍遥之愿加入了恶人谷。恶人谷有个叫做浩气盟的对头,两边经常打架。少女者虽然咸鱼,但是对于打架这种活动却是由衷的狂热,问及原因,少女表示看着自己的人头数往上涨很开心,还有就是,血的味道很棒。

“呐,药研,能帮我把头发散下来么?”少女咸鱼一般的趴在池边吃东西,看向药研的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期待。

“好。”对视几秒之后,药研认命一般的叹了口气,“那我先回去拿梳子。大将稍微等等。别又在温泉里睡着了。”

“嗯嗯,去吧去吧。我不会睡着的。”少女开心的保证道。顺便卖个萌“诶嘿,药哥快去,我等你。”

看着自家审神者开心的样子,药研不由得笑了,果然自家的大将是最可爱的。

药研不是第一次帮审神者散发髻,该怎么做他也是知道的。取下装饰的发簪,散开收束背后辫子的发环梳散辫子,摘下两鬓坠饰的蝴蝶结,将层叠到后脑发鬟的发丝一股一股的取下梳顺,最后摘下固定发鬟的花片,将发鬟解开顺着后背披下梳顺。比起第一次被审神者要求帮忙弄头发的那会儿,不太清楚风雅之事的药研已经熟练很多了。不过每次帮审神者弄完头发,他都会不由得感慨,审神者的头发摸起来真的是舒服。毕竟少女的头发又黑又顺还那么长,这样乌压压湿淋淋的披在池边跟光裸的后背,温泉的水汽搭配在一起有种摄人的妖冶。

渐渐地有血色顺着头发在池边,水里晕开,一丝一缕,缓缓地,药研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大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退下了。”声音里带着他自己都为察觉的喑哑。

“嗯,药研快去睡吧,大半夜的吵醒你真的抱歉。”少女双手合十,很诚恳的道歉。然而内心如亿万草泥马奔过--卧槽,药哥这样都无动于衷!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一早,审神者在早餐的时候准时露了面,安排下一些事宜之后,如往常一般出门去了。然而,就在下午出门清完一天的日常的审神者站在自家本丸门口,悲催的发现自己虽然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但是敲了很久的门却没人来开门,然后今天出门的时候,带错了钥匙。自己带错钥匙再遇上本丸里有人却没人开门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审神者虽说已经习惯但是总归不开心。这种时候,去隔壁讨茶喝绝对是一个正确打发时间的选择,于是少女熟门熟路的敲响了隔壁本丸的门,开门的是隔壁的三日月。

“三日月啊,方便我进来讨口茶喝么?我又被关在门外了。”少女抱歉的笑道。

“请。”三日月宗近将少女让进门内,带去了后廊,他的审神者正在那里喝茶,青年是少女在万花谷的师兄。

“带错了钥匙,然后有没人来给我开门,我就来周防师兄你这里讨茶喝啦。”少女蹦到青年面前,抢先开口了,“这口茶我讨得到么?”

“有。”周防取了杯子给少女递过茶,“怎么又带错钥匙了?”靠在了坐到他背后的三日月身上。

“打架打累啦,刚刚回来还没休息好,出门的时候脑子不清醒。”少女摆摆手。然后开始讲她在阵营战的所见所闻。周防安静的听着,不时的笑笑。“呐,我说周防啊,你说我家的刀为什么又把我关在门外了呢?你见过谁家刀一言不合就把自家审神者关在门外啊!我有时间绝对要去818他们!╭(╯^╰)╮”

“也不看看是谁先一言不合就溜出去打架,还几天不回的。”周防望着天,陈述了一个事实。

“我……我那是大半夜不想吵醒他们啊!再说了,谁叫顾小七要大半夜跑商啊,被我们的人劫了,然后就跟我们打起来了,就这么简单。”

“讲真的,我没见过哪里劫镖被反劫镖之后能打成阵营战的。”

“一只鹅都能引发阵营大战的地方,劫个镖怎么就不能打成阵营战了?”少女恨恨的戳着茶点心,然后一口吞掉“不过说真的,我也没想到能打这么多天。”

“你也够热血啊。”

“我爱人头。”说着少女看了看天,“嘛,时间也不早了,我回去敲门看看。挥挥”

“慢走。”

少女在自家的门口又敲响了门,也确实听到了有人走近门的脚步。“我又带错钥匙了,帮我开个门吧。”

“大将,欢迎回来。”开门的是药研。

“药哥!”少女直接扑了上去,并挂到了药研脖子上“我回来啦~”

药研有些无奈的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少女放下来,顺手揉了揉她的头。然后任自家审神者如猫一般,歪头蹭了蹭自己的手,又蹭了蹭自己的脸。

“药哥,我有个不成熟的小想法……”

“大将,你说。”

“我们吃过晚饭歇会儿,然后手合场见,陪我练用短刀怎么样?”

“嗯,好是好,但是。”药研点点头,“大将你刚从阵营战回来,身子养好了么?”

“当然好了啊。”少女一本正经的笑道。“药哥你要相信我们万花谷的医术啊。”

“我相信你们万花谷的医术,但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药研不为所动,冷酷的说出了事实。是的审神者虽然出身万花谷,但是于医术虽说不到惨不忍睹的程度,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半吊子。

“噫!药哥你这样很伤婶婶的,你知道么!”少女一脸委屈,“说起来,开饭了么?”

“还没,烛台切老爷和歌仙老爷他们正在准备,应该快到开饭时间了。”

“那我们先过去好啦。”少女抓着药研的手将他往当做饭厅用的和室带去。“顺便去厨房给烛台切麻麻和歌仙帮忙。”一路上很自然的没有放开握着药研的手。

以就任时种下的樱花为中心建起的本丸,仿照旧茶庭的模式搭建的园林,引入温泉,缀以枯山水盆景惊鹿。刀剑的部屋是按照刀派建的,每个刀派的部屋都配有独立的浴室和温泉,说是部屋其实是用树篱绿植分割的小院子。留有一个没有隔断的大间做饭厅使用。在每位刀剑男士在本丸显现的时候都会被告知开饭时间,请求他们到饭点的时候一起去大房间里用饭以及告知按照刀帐番号依次去厨房帮忙。

“麻麻!歌仙!我回来啦——哇啊!”拉开厨房门的少女面前是从门后蹦出来的鹤丸。

“哟!”鹤丸一脸恶作剧得逞之后的自豪。

“嗯嗯。鹤球,我回来啦。”少女笑着跳起来摸了摸鹤丸的头。“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回谷里打了个阵营战而已。”

“回来就好,有让药研看过有伤到哪里吗?”烛台切擦干了手摸了摸少女的头。

“不用让药哥看啦。你们都不相信我们万花谷的医术么?”

“你要是有隔壁你家师兄周防大人那样的医术我们也不会担心了。”歌仙顺手塞了一个果子在少女口中,“新做的,味道怎么样?”

“唔!嚎次!”少女歪头想了想,“歌仙做的?”

“我在主人给的那些食谱里看到的,觉得风雅就试着做了。”歌仙顺手摸了摸少女的头。

“烛台切麻麻,歌仙,厨房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我还拖了一个劳动力!”

“那主人和药研去那边看着炖菜的火候吧。我不放心鹤丸。”烛台切想了想。

“好。”

大根半价:

今年1-3月进行的大规模条漫接龙成果汇总·part3

大家辛苦了^q^


大根半价:

今年1-3月进行的大规模条漫接龙成果汇总·part2

大家辛苦了^q^


大根半价:

今年1-3月进行的大规模条漫接龙成果汇总·part1

大家辛苦了^q^